家禽腸道健康的價值如何判斷?——建明工業羅正博士專訪

隨著禽病復雜化日益明顯.耐藥菌株不斷出現.家禽腸道保健越來越受到養殖者的重視。以前,在禽群發生疾病后,人們首先想到的是抗病毒、防大腸桿菌繼發感染,很少考慮保護腸道健康。但由于長期使用抗生素,不僅誘發了腸道炎癥,還造成了免疫抑制、營養失調,最終致使家禽生產性能和健康水平逐步下降。

近兩年,越來越多的家禽養殖場已經開始學習腸道健康知識,作為家禽組織與內腔環境之間的選擇性屏障,日糧、疾病以及應激等因素都能夠影響腸道內環境平衡,從而影響家禽的健康和生產性能。

如何才能更好地協調飼料營養、腸道黏膜、微生物菌群三者之間的平衡互作關系,促進家禽腸道健康,為家禽產業的健康發展帶來新的希望。為此,本刊對建明工業的羅正博士進行了專訪。


家禽腸道健康的價值如何判斷?

——建明工業羅正博士專訪

張晶鑫  中國禽業導刊


家禽腸道健康帶來的經濟價值判斷

記者:羅博士,您好!非常感謝您接受本刊的采訪。現如今,腸道健康不僅僅是人類健康的研究主題,同樣也是動物健康的研究熱點。本次訪談將圍繞家禽腸道健康的話題展開,首先請您簡要描述一下為何腸道健康在現代家禽生產中如此重要,其在家禽生產中扮演著怎樣的角色。

羅博士:我們都知道,隨著現代家禽業科技水平的進步,在所有畜禽品種當中,家禽的生長速度非常快。在正常飼養管理條件下,商品肉鴨6~7周齡的體重可達3千克左右;商品代白羽肉雞從出雛到上市平均42天左右,短短一個半月的時間體重從40克迅速增長到2600克左右;商品代黃羽肉雞的生長周期比白羽肉雞稍長一些,但其中快速型黃羽肉雞的上市日齡也不到2個月,平均上市體重1200~1500克。

如此高水平的飼料轉化率依賴的是家禽腸道超強的消化吸收和轉化能力。而隨著家禽單產利潤水平的不斷下降,生產企業要想獲得更高的收益,必須進一步提高飼料轉化率。對于一個10萬只規模的家禽養殖場,如果能夠將飼料轉化率提高0.05個百分點,那么每只雞就可以增收0.4元,就能夠額外產生4萬元的收益。飼養規模越大,家禽的腸道健康就越重要。因此,一旦家禽腸道功能稍微有一點點微弱的下降,就會給生產造成巨大的損失。對規模化家禽養殖場而言,家禽腸道健康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家禽健康腸道的標準

記者:該如何對家禽腸道健康進行科學準確地評價?有哪些可靠的評價指標?

羅博士:家禽腸道健康的評價指標主要為采食量、糞便、飼料轉化率等,其中對于雞群糞便的辨別相對及時并且可靠。但雞糞辨別看上去最簡單,其實很難。雞糞出現異常往往會表現出多種形態,有的帶血、有的帶水、有的呈綠色、有的含氣泡、有的含西紅柿狀物質,甚至還有一些沒有完全消化的飼料和腸粘膜脫落產生的物質。總之情況很復雜,需要專業的技術服務人員進行科學鑒定和細分,找到雞群糞便異常的真正原因并提出切實可行的解決方案。

而目前家禽養殖場這方面的專業化人才非常缺乏,從而使得家禽腸道健康缺乏有效的技術保障,這就需要上游供應商在提供優質產品的同時提供優質的技術服務。


羅正,中國農業大學預防獸醫學博士,

現任建明工業(珠海)有限公司

動物腸道健康系列高級產品經理。

加入建明前,任職陜西正大有限公司,

從事動物疾病防控工作。


家禽腸道健康的控制

記者:從專業的角度來看,影響家禽腸道健康的因素有哪些?相對而言,家禽腸道健康的調控技術又有哪些?

羅博士:應該說,影響家禽腸道健康的因素很多,其中比較重要的有以下四個方面。

一是雞群的早期飼喂,尤其是雛雞的開食和早期飲水,對腸道的發育影響很大。

二是各階段的日糧配制和工藝水平,一些大型家禽養殖企業尤其是肉雞一條龍企業,對日糧的品控相對較好,其家禽腸道更為健康,料肉比也更高。

三是疾病因素,特別是球蟲感染和產氣莢膜梭菌造成的壞死性腸炎,對家禽腸道健康影響巨大。

四是應激因素,主要包括冷熱應激和環境急劇變化,其中對家禽腸道影響最大的就是夏季高溫造成的熱應激,這在我國南方地區的黃雞養殖過程當中表現得最為明顯。

記者:那么請問如何才能更好地維持家禽腸道健康,具體有哪些有效途徑?

羅博士:首先,目前國內黃羽肉種雞的沙門氏菌凈化還不夠徹底,這對后期雛雞的腸道健康影響非常大。因此,家禽養殖場應盡量選擇大型育種企業提供的雞苗,孵化場與養殖場之間的距離不能太遠,確保短途運輸,同時盡量不要選擇換羽種雞生產出來的雞苗。

其次,建議養殖場在飼料采購時進行有效的性價比評估,不要一味地進行價格對比,而應該更多地關注飼料價值和投入產出比。正所謂一分價錢一分貨,優質的飼料因為添加了一些有助于腸道健康的物質,比如酶制劑八寶威、精油至多興、乳化劑利舒寶,價格肯定會更高一些,但使用效果更好。

再次,影響家禽腸道健康的疾病主要是球蟲病和壞死性腸炎,前者一般采用球蟲疫苗和藥物治療相結合的辦法,后者是肉雞生產中最突出的細菌性疾病。據調查該病在全球家禽養殖中普遍存在,主要表現為血便,導致飼料轉化率下降,降幅在0.03%~0.05%,從而使得養殖利潤下降0.3~0.5元/只。對此一般采取兩種治療方案,一是雞群發病之后使用藥物積極治療,但損失已經產生;二是提前預防,在當前倡導無抗養殖的背景下,還像以往那樣在飼料中添加抗生素類藥物已經行不通了,而許多益生菌和益生元產品可以起到有效殺滅病原菌的作用,能夠對產氣莢膜梭菌起到很好的預防效果,從而保護腸道健康。比如建明的益生菌產品克洛生

最后就是當溫度急劇上升或急劇下降時,都會對家禽造成嚴重應激,從而影響腸道健康甚至引起腹瀉。例如,江蘇、山東地區每年3、4月份的雞都很好養,但是進入夏季之后,氣溫往往上升很快,從而引起熱應激。越往南方地區,熱應激的問題越嚴重。對于像福建圣農這樣的大型肉雞生產一條龍企業,對溫控措施非常到位,幾乎不存在熱應激問題。但對于那些規模較小的養殖場戶,尤其是南方的黃羽肉雞企業,要密切關注雞群的體感溫度。一般通過物理降溫、噴淋灑水或者在飼料和飲水中添加一些精油、復合維生素、鉻的方法來提高雞群抗熱應激的能力。


益生菌、微生態產品如何評估?

記者:目前業內對于微生態產品是否會對家禽腸道健康產生負面影響,存在著爭議。對此,您如何看待?

羅博士:微生態產品從2000年左右開始在家禽生產當中使用,至今已經有近20年的時間,最初效果很明顯,但到2010年之后開始有客戶反饋某些微生態產品的效果不佳,最根本的原因就是微生態市場魚龍混雜、良莠不齊,沒有統一的標準。有很多小企業并不十分清楚微生態產品的性能和功效,就盲目生產,對行業的傷害很大。

對于家禽生產者來說,應該選擇那些大公司經過長期反復研發的產品。負責任的大企業會明確告訴客戶,產品具體有哪些功效,可以產生什么樣的投資回報,并在現場進行驗證和科學評估。


最為關注的幾個家禽腸道健康問題

記者:就目前而言,在實際生產中我國家禽業整體的腸道健康處于一個怎樣的狀況?造成這種狀況的原因有哪些?

羅博士:據我了解就全國范圍來講,從南到北無論是蛋雞還是肉雞,家禽的腸道健康不容樂觀,有些地方甚至可以說是比較糟糕,其中最為普遍和共性的問題就是“飼料便”。最近幾年,全國各地雞群發生腺胃炎和肌胃炎的概率不斷升高,發病情況越來越嚴重,特別是在817肉雜雞上的表現最為明顯。

當前這種狀況首先還是由于養殖者的重視程度不夠,以及管理不到位造成的。和禽流感等急性傳染病相比,家禽腸道健康屬于慢性疾病,防控難度大,每個養殖場的情況各不相同,甚至同一個養殖場不同雞舍之間的差異都非常顯著。

其次,從飼料成本的角度考慮,養殖者往往傾向于選擇相對便宜的商品化飼料。而飼料廠商為了迎合養殖者的低價需求,只能退而求其次,選擇一些品質較差的飼料原料進行生產。這些低價飼料對家禽腸道健康的影響是長期而深遠的,產生的隱性損失雖然很大但卻不容易計算,一般的養殖者很難認識和發現,需要專業的技術和管理人才綜合分析,才能提出適合本場的解決方案。

再次,就是設施設備的投入不夠,這一點在黃雞養殖上面表現得最為突出。由于設備陳舊老化造成雞群腸道健康下降的案例比比皆是,而生產者往往意識不到。

最后,就是養殖戶缺乏專業化知識和技能,雞群一旦發病就盲目用藥,導致藥費偏高而雞群健康狀況卻并不理想,沒有綜合考慮提高雞群腸道健康和增強機體免疫力的問題。


腸道健康研究的未來趨勢

記者:最后請問,當前對家禽腸道健康的研究尚處于一個怎樣的階段?未來的研究方向和重點在哪里?

羅博士:根據我從業多年的經驗和理解,家禽腸道健康是一個永恒的話題和研究方向,目前尚處于一個相對初級的階段。未來對于家禽腸道健康的研究重點在以下幾個方面。一是對家禽腸道菌群組成的研究,我們知道家禽腸道當中的菌群數量是非常龐大的,但哪些菌群組合在一起,才能更好地促進家禽腸道健康,還需要進一步研究和應用。二是對家禽腸道發育的研究,只有腸道發育良好才能真正有助于提高消化吸收率和抗病能力。三是對家禽營養配方的研究,日糧對家禽腸道菌群、腸道發育均有很大影響,隨著家禽品種的不斷培育和日糧營養的不斷優化,料肉比將會無限接近1:1。

總而言之,想要獲得更好的家禽腸道健康,行業從業者一定要找專業的人士進行合作,拋棄傳統陳舊的觀念,勇于接受新生事物,更多地從投入產出的角度去考慮產品價值,尋找最佳的解決方案。